俚语是什么意思(有趣的汉字——俚语、打油诗)

俚语是什么意思(有趣的汉字——俚语、打油诗)

什么是俚语、打油诗?

俚语就是指民间口语话的语句,是百姓在日常生活中总结的通俗易懂的具有地域性色彩的词语和句子。俚语一般以形象、比喻和幽默的趣味性表达。俚语的形成,如其他词汇的变形,换义,采用隐喻、明喻、褒义化、贬义化、夸张、外来语等委婉特殊的说法等。


《新五代史·卷三十二 王彦章传》记载:“彦章武人不知书,常为俚语谓人曰:豹死留皮,人死留名!”俚语作里语,俚言。指的是粗俗的口语,具有方言性。

在《妙笔奇观——中国古今谐趣文学》一书中,有一章文章,专门讲解了列举了一些俚语诗。其中很多的诗,属于民间流传下来的,在很多版本中阅读到。真是通俗易懂,幽默好玩,趣味盎然。

打油诗是一种富有情趣味的俚俗诗体。相传由中国唐代张打油而出名。打油诗不太讲究格律、平仄,也不注重对偶,但一定要押韵,通常是五字句或气字句。打油诗常常被用来讽刺社会百态想象,一般也可以作为谜语。

《红楼梦》中贾迎春、薛宝钗等出的谜语,就属于这种。

我记得早几年在一本《故事会》看到一首别有情趣的俚语诗,说是某一个将军写的。在《妙笔奇观》里看到相似的一首诗,说是唐代有个人叫张打油,这首打油诗就是他写的: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几句诗粗俗,浅白,可以说不能叫诗。虽然诗不够高雅、严谨却形象地反应了大雪天时的生活场景。在纷纷飘扬的大雪中,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可以看到远方的一片圆形的黑洞,那是井口。这时,两条狗在大雪里玩耍,黄色的狗身上落满了雪,就像一条白狗似的。而那只白狗呢?雪花落在身上,胖肿了好多。虽然这诗看起来简单,也是作者用心观察生活的结果。

说起咏雪诗,书中还举了一个例子。说的也是大雪天,有一个秀才、一个县官和财主在喝酒赏雪。秀才提议,古人曰有雪无诗是俗人,咱们今天也来联句如何?县官和财主都很赞同。于是秀才先吟道:

大雪纷纷落地

县太爷心想,我是官府之人,应该时刻铭记皇恩难忘,于是他吟道:

都是皇家瑞气

这句也非常符合他的身份。财主想着,你们有文化或者有职位,只有我这两样什么也不占,但是我家有钱,有的是衣被,吃穿无忧。我的诗句应该把我的阔气表达出来,于是财主吟道:

再下三天何妨?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从他们身边走过。他此时又冷又饿,听到他们的联句,非常生气,于是吟道:

放你娘的狗屁

最后这句虽然是粗话骂人的话,却反映了叫花子的生活困顿的现状。无吃少穿的,哪里还顾得上面子?不过是编者为了贴着人物性格和身份刻画的语言而已。

说到穷书生吟打油诗,就想到曾经流行于《故事会》中的幽默小故事。说两个穷书生写诗谈论穷困,看谁写的诗能打动人,谁就胜出。

一个书生说:

茅屋见青天,

屋上断炊烟。

日无隔宿米,

夜无鼠沾边。

另一个书生说,你这算什么,起码你还有茅屋、还有锅碗和柴禾,就是没有米面而已。你看看我的日子:

天地是我屋,

月亮当蜡烛。

盖的是肚皮,

垫的脊梁骨。

第一个书生说,你赢了,我穷的不够彻底,与兄相比差远了,在下输的心服口服。我们在紧张的生活之余,读到这些打油诗,是不是忍不住会心一笑?这就是俚语和打油诗能够一直流传下来,让人民喜欢的主要原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